G20上的两国暗战:日法为了这件事儿拼了

G20上的两国暗战:日法为了这件事儿拼了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G20(二十国集团)峰会,可以说是今年下半年全球最重要的国际关系事件之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领导人手势莫过于,普京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一见面就来了个击掌。要知道,萨勒曼因为涉嫌诱杀一名记者,正饱受全世界的谴责。

在很多西方人眼中,这两个“魔头”击掌庆贺,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今天文章要谈的是发生在峰会期间的另外一场领导人会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会谈。

很多人忽略了日法之间的这场交锋。

它是日本、法国对汽车产业的一次激烈争夺。

1.  日本人下手了

这次G20峰会上,领导人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也就一天出头,像默克尔因为飞机故障,就错过了拍“全家福”。

领导人们用日理万机形容也一点不为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峰会间隙,挤出15分钟见了个面。

谈的话题主要就一个: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其中,雷诺是法国企业,日产、三菱是日本公司。

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旗下有雷诺、日产、三菱、达契亚、雷诺三星、Alpine、拉达、英菲尼迪、启辰、达特桑(Datsun)等品牌。

这个联盟目前在近200个国家和地区,雇佣了47多万名员工。

2017年,该联盟汽车销量高达1061万台,超过日本丰田、德国大众以及美国通用,位居全球第1。

安倍、马克龙会谈围绕的就是,这个庞大联盟发生的一次巨大危机。

G20会谈这张照片,谁占上风一看便知

11月19日下午4:30。

当时还是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董事长的法国人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刚在东京羽田机场落地,就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当场逮捕。

这名国际汽车界的枭雄,当时根本没在回事,只是打电话给秘书推迟了当天的晚餐。

却不知,已经大祸临头。

当晚日产CEO,日本人西川广人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了戈恩被捕的消息。

日本媒体很快抖落出戈恩的几大罪状:涉嫌少报了8800万美元报酬,挪用日产资金在日本等地为自己购买豪宅,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投资亏损的17亿日元,让日产买单……

11月22日,日产临时董事会上剥夺了戈恩的董事长职务。

11月30日,东京检方把戈恩的拘留期延长10天,以进一步调查。

目前,戈恩正住在东京一间约19平方米的牢房里。

戈恩堪称汽车界的传奇人物

2.  马克龙碰了安倍的软钉子

戈恩的背后是法国政府。

法国雷诺创立于1898年,像劳斯莱斯、奔驰、宝马等老牌汽车厂商一样,都造过军火。

只是,雷诺在二战里却并不光彩,为了保住企业,向纳粹德国提供了大量飞机、坦克和军车。

所以,在二战后,戴高乐时代推行国有化运动,雷诺首当其冲被收归国有。

在之后,经过若干次私有化,目前法国政府仍然持有雷诺15%的股份,是最大股东。

雷诺汽车是法国汽车业的标志

戈恩还是雷诺汽车公司的CEO。雷诺被关在东京的牢房里,雷诺也就没了领导人。

所以,马克龙对这个事儿很着急,按照日本共同社消息是马克龙主动要求和安倍谈一谈。

马克龙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日本政府出面摆平这个纷争。

但是,安倍回答得很“客气”,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是“日法产业合作的象征”,但对于马克龙的要求,则“应该由民间的当事者来决定,政府不应该干预”。

安倍冠冕堂皇地拒绝了马克龙。

3.  背后是法日暗战

实事求是地说,戈恩是有恩于日产的。

日产和丰田、本田并称日本三大汽车制造商。

但在上世纪末,日产深陷经营危机,负债额高达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20亿元)。危急关口,雷诺伸出援手,在1999年收购了日产36.8%的股权,注入约8000亿日元资金。

当时,雷诺派了46岁的戈恩到日产。戈恩上任后裁掉2.1万人,两年后偿还掉债务,让日产浴火重生。

2016年10月,雷诺—日产联盟收购三菱汽车,组建起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目前,雷诺持有日产44%股权;日产持有雷诺15%股权(没有投票权),日产有三菱34%股权;法国政府又持有雷诺15%股权。

联盟之间的持股关系

其实观察当前国际贸易纠纷,很容易发现,汽车、钢材是工业领域的焦点问题。

尤其是汽车产业技术含量高,产业链长,带动就业也多。

所以,汽车产业一向是世界各国关注的重点领域。

回到这个跨法国、日本的汽车产业联盟。

我们常说只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面对压力,法日汽车产业联盟也是如此,开始大家相安无事。

可是随着发展,法国人、日本人又分别打起了小算盘。

作为雷诺的大股东,法国政府希望雷诺合并日产。

而其中的急先锋正是马克龙。

2015年,法国政府把雷诺的持股比例由15%增至19.7%,这样就拥有了双倍的投票权(当时马克龙任法国经济部长)。

但日产针锋相对,要求将持有的雷诺股权增持至25%或更多。这样一来,雷诺就失去对日产的投票权。

最终,闹得不可开交。日本政府出面直接交涉,法国政府又把持有雷诺的股权比例从19.7%削减回归到15%,才相安无事。

4.  戈恩也许是替罪羊

戈恩这次被捕,其实根源和2015年那次纠纷差不多。

起死回生的日产,销量在联盟中占比达到60%,也贡献了更多的利润。所以,法国方面和政府官员又担心雷诺“日产化”。

如今已经成为总统的马克龙,对此合并一事,更是念念不忘。

本来戈恩任期在今年已经到期,但是法国政府把他的任期延长到2022年。据说,一个条件就是要求,戈恩加强雷诺在联盟中的影响力。

甚至有传言,马克龙多次密会戈恩,设想把日产变为雷诺的全资子公司,再生产基地迁往法国。

还允诺一旦事成,就让戈恩出任经济部长。

可以说,戈恩是带着合并日产的使命,继续干4年的。

马克龙和戈恩

但对日本人而言,这完全不可接受。

如今日产在联盟里贡献最大,法国人还想吞并,完全自不量力。而且,日本人素来以汽车工业为傲。

所以,日本经济新闻嘲讽马克龙,对于日产的执念应该很深吧。

这次日本人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当戈恩被捕后,日本《朝日新闻》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逮捕过程。

更吊诡的是,关于戈恩没有如实申报个人薪酬的问题,而先前薪酬披露方式,据说“与(日本)金融厅商量后,得到的回答是无需记载”。

法国《世界报》最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日本方面担心日产会遭雷诺完全吞并,所以决定发动了这场“政变”。

法国政府要求,“不希望改变力量平衡”,让雷诺人士继续执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

而日本方面则表示:对于个别公司的人事和治理,政府不应说三道四。

日方显然是在喊话法国政府不要试图插手联盟事务。

可以预见,背后站着法日两国政府的雷诺、日产之争,不会简单收尾。

只是,苦了戈恩。

据说,身陷囹圄的他已经同意进行司法交易,也就是承认自己有罪。

按照日本法律,仅仅虚报薪酬一项,最高刑罚是1000万日元(合8.9万美元)罚款。这对于戈恩这样年薪超过1500万美元的超级经理人来说,是九牛一毛。

可除了罚款,还会被判处10年监禁……

如果真这样的话,戈恩重获自由,已经74岁高龄了。

不知道戈恩,同意再干4年时,可曾想到有这么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