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报道/陈奕蒂
摄影/张翌伦

曹格与老婆吴速玲结婚11年,育有一对宝贝儿女Joe和Grace,家庭美满幸福,不过他这次回马为新专辑宣传时却自爆患上狂躁症,还坦承因为狂躁症作祟,曾经疏离家庭,婚姻亮过红灯,但为了最重视的家庭,他敞开心,勇敢面对自己的问题,积极抗病。

经历了一段低潮期后,曹格现在的人生态度截然不同,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的活着,“什么都可以放弃,只有自己不能放弃自己,我一定要活得好。”

回到音乐的初心

- Advertisement -

曹格睽违3年,推出全新专辑《曹小格Super Junior》,这次携手恩师涂惠源以及“新伙伴”麻吉崔惟楷,3人携手词曲编全制作组成铁三角组合“惠曹崔”,在这张酝酿3年的新专辑中,曹格纯然回归真实童心,找回幼时单纯的快乐、回归初心,用自己最爱的90年代R&B音乐回馈歌迷。

问及为何相隔3年才发片,曹格说主要是因为自己不满意歌曲,“这几年写了很多歌我都不满意,感觉不对。我最怕我写完了有人说‘好听好听啊,这个一定要发’,万一很多人喜欢的话,我每天都要唱这首歌,那不是‘捉虫入屎忽’(自找麻烦)?所以我就不要发啊!”在一定要自己喜欢的前提下,曹格过去2年推翻了很多自己的创作,“我想要无忧无虑的做音乐,像小孩一样,所以专辑叫《曹小格》,回到以前喜欢音乐的初心,就写我最喜爱的90年代R&B音乐,以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写歌。”

曹格坦言,这几年一度压力过多,活得不开心,直到突然有一天真正醒过来,把心打开,觉悟到“生活不是用来想的,而是用来过的,必须要活得开心,Don’t think about life,live it(不要考虑生活,只要活下去)。突然这样想了之后很多事情都变得很顺,开开心心地做音乐。我没有特别去思考太多事情,像策略之类的我都让公司去决定怎么做。我以前管太多事情,搞得自己有‘我到底是歌手还是生意人?’的困挠,甚至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后来我决定什么都不管,回归到自己心里面那个童真,这样子就真的是活着了,不要有太多不必要的负担或者压力。”

而他口中的压力,原来是因为自己患上了狂躁症。“我前几年先后在马来西亚和台湾看了3个医生,确认患上狂躁症,我以前一直有这个病,可是我没有面对它,当初很多人以为我是‘撞邪’,因为有时候我会很快乐,有时候却又安静得吓人;有时候脾气爆发,有时候却很温柔,有人格分裂的情况,后来我真的觉得不行了,因为这样的情况造成我跟我太太,我们的家庭出现了问题,我最在意的就是家庭,当因为我的问题影响到家庭的时候,我一定要解决,于是我去看医生。”

因狂躁症抽离家庭

他坦承称因为狂躁症作祟,前几年才会有那么多他跟老婆离婚、分居的传闻,“的确,当时我有抽离,抽离家庭,因为我要找到方式去改变,所以我去看医生,医生说这个病是不会好的,要吃一辈子的药,吃那个药就造成我没办法真正地活着。我的情绪起伏会非常大,唯一的方法是靠药物把我的Mood(情绪)变小。因此,问题就出在这里,我是搞创作的,要用情绪的,当药物一压缩我的Mood,一个创作人唱歌没有情绪,你怎么唱出情感来?所以在那两年我觉得自己很糟糕,觉得自己唱歌很难听,我写的歌我会觉得没意义。后来我就跟医生说我不能再吃药了,我说要停,要不然我没办法工作,也没办法真正地快乐起来。”

他慢慢的停了药后,真的打开心房,于是他坐下来跟老婆、孩子、家人好好沟通,甚至跟太太一起坐下来解释给两个孩子听,“我跟他们说爸爸生病,但这个病不是那种会死掉的病,你们不用担心,但是爸爸有时候会情绪大起大落,所以当你们看到爸爸安静的时候,你们自己要懂得闪开去做别的事情,不要过来。”

跟老婆、孩子讲出自己的感受后,他们的生活方式慢慢有转变,“当我打开心房后,我老婆也变得比较敢跟我直说,因为她以前不敢说她真正的想法,担心会影响我的情绪,经过那次的深入沟通后,我们现在什么都可以摊开来说。”

曹格觉得有这个病不是羞耻的事情,可是要勇敢承认,要知道自己生病了,“其实公司一开始也有想过要不要说出来,我觉得说出来没有不好,我觉得可以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是好事,如果我的分享可以帮到人,why not?如果是一个上班族,你有这个病,你讲出来可能没人听。我是一个艺人,有记者会报道,有平台让你讲了让更多人听到,这样帮到人的机率也变高很多。”

7月将满40岁的曹格说,现在他不会去想太远,可是他也不会去低估自己。

40岁依然幼稚

从1999参加新秀,2001年推出第1张专辑,到今年,曹格的音乐路刚好满20年,他说若不提,他还真没想过原来已经20年了。

“20年,说实话我没有想这么多,我没有想以前,也没有想未来,我现在只是想着当下,因为想以前会造成我接下来做的决定,若想未来,又会觉得今天都还没活得好,你还去想那么远干嘛?把今天过好,对我来说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他笑说,如果要形容他20年歌唱生涯的话,就是曹格变曹小格,反而倒退了。“以前成熟得太快了,现在我觉得不管什么事情,不需要太执着,像我这次写歌就回到当初,找回以前的童心。”

曹格今年7月将踏入40岁,问他有什么话想对40岁的曹格说,他想了很久,才道:“我快40了,小时候想到一个人40岁或是看到谁40岁,我就有‘哇,就好啦40岁了’,可是为什么我现在快40岁了,我还一直觉得我没变,还是那么幼稚!”语毕,一旁的经纪人立即接口吐槽说“曹格到现在还是曹3岁!”

曹格笑说:“年纪就只是一个数字,过了40就真的要好好保养了,毕竟外观、皮肤还是要好好保养,我就担心这个,其他的不太担心。”

崔惟楷透露曹格认他的儿子为干儿子,曹格笑言:“因为我一直要生第3个(孩子),但我老婆说‘收工’了,不要生了。”

至于对40岁曹格的期待,他只说了“我希望我可以做……”就停顿了,一旁的崔惟楷帮他接腔说:“做一个好的干爹,他刚认我的儿子当干儿子。”曹格笑笑表示:“因为我一直要生第3个(孩子),但我老婆说‘收工’,不要生了。”

说回对40岁的期待,曹格直言:“我对自己未来的期望没有放太高,我只会跟自己说不要低估自己就好了。”

最大的成就感是“留得住老婆”

曹格这20年来,一路历经创作人、歌手、演员、儿子、丈夫、父亲,不同角色的一体多面,问到怎么看待自己儿子、丈夫、父亲的角色?

他真挚地说:“我很抱歉,因为我带来很多麻烦给他们所有人,我造成很多不必要的伤心跟眼泪给他们,可是现在我好了,我知道要怎么做一个更好的儿子、更好的老公、更好的爸爸、更好的朋友,现在是更好的干爹,所以就祝福我吧,希望我可以继续这样好好的,好好的做我想做的音乐,我不会想得太远,可是我也不会低估自己。”

问他这些年来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他的答案不是赢得金曲歌王,也不是获得大马杰青,而是“留得住老婆”。

“我最大的成就感是留得住我老婆,因为我会心想,如果换一个角色,是我的话一早就离开了,真的。因为当初大家也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患有狂躁症),不是不爱,那就是要接受有这个病嘛,反而现在好像是我跟我太太的故事里面,我们最恩爱的时候,我们现在还比当初刚交往的时候爱得轰轰烈烈、更激烈、疯狂,我好像重新认识了我老婆,她也好像重新认识我。”

面对是最好的治疗方式

- Advertisement -

他不讳言当初发病时曾因难过而哭到想死,甚至想自杀,那药物是否有副作用,他直认“有”。“吃药虽然会控制情绪,但也会造成你没办法睡觉,所以医生会开安眠药,我一天要吃40多颗药,每一天光吃药已经吃成这样,怎么活啊?而且药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就医方式是面对,首先你要面对自己有这个病,你要接受自己有这个病,然后就处理它,不管是看医生也好,跟家人分享也好,然后放下,活嘛!”

他坦言,确诊患上狂躁症的时候,最害怕自己想自杀!“其实我当初到台湾还没当歌手之前就试过一次自杀,那时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极端,可是我现在我完全理解了,我也因为自己的病去看更多关于这个病的书籍和资料,我现在用删除法,把负能量的东西、环境都撇开,负能量的人、事、物我都避开,然后都跟对的人在一起。”

曹格以前很在乎别人怎么说他,甚至在网络上看到一些留言,会跟网友对骂,他说现在会避开,不去看。“现在不管网上写什么我都可以接受,现在回过头去看,笑一笑就好了。这个病不会好的,只能尽量减低所有会引爆病情的爆发点,工作不要太累,也不要太过度的压力。工作方面我现在都会挑适合我的工作,不会像以前那样有工作就做,以前因为要红啊,就什么工作都做,但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事业,也不是留下什么要大家永远记得你,我没有这么大的梦想,我只想好好的活着,开开心心的活着,现在如果你问我生命中有什么可以放弃的,我会答你:什么我都可以放弃,只有自己不能放弃自己,一定要活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