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文:董恪宁

当然,阿花的个人能力,绝对不是问题。曾任公正党法律局主任以及宣传主任,一度是八打灵再也市议员。不论专业的资格、从政的履历,或领导之表现,阿花都(曾)有一匹长的亮眼成绩。

回顾那些年和这些年,阿花的所言和所行,也确有过人的峥嵘之处。2014年“加影行动”一启动,她随之挺身而出;公开责难拉菲兹图谋撤换前雪州大臣卡立,造成人民联盟分裂。

难得的是,纵然面对一柱擎天,气压乾坤的实权领袖安华,阿花可也一丝没有畏惧;必要之时,总在第一时间公开对着干。前不久党选一过,各州主席名单发布,阿花随之抨击主席人选,多数来自单一阵营,确有朋党和裙带主义之嫌。

追溯往事,自可明白何以阿花每一开口,经常深受各方之重视,立马吸引民众的眼球。但是,为何阿花此次出任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来自各地的反对声音,偏偏此起彼落,至今不休?

- Advertisement -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所提,不过其一。怎么说,反贪会主席皆是国库支薪的公职;交由政治立场旗帜鲜明者任职,让大家不禁有所保留,今后的反贪会,是否仍是一个中立、廉正及信誉的机构?

犹为耐人寻味的,是拉蒂花是一门失控的大炮(loose cannon),天马行空,从来不按牌理。魏家祥因此代为安华备感焦虑,希望任命阿花,“不是旨在阻止安华接任首相”。阴谋是否这样,还是其次;关键之争议,实是流程的安排不当。

何解?细读身兼巴西古当区国会议员和公正党柔佛州主席之哈山卡林之文告,自可明白部分的缘由所在:喜欢或否,都必须接受首相马哈迪医生的决定。但是,异见毕现,也提醒首相,未来之重大决策,必须咨询内阁和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

不必置喙此言,大家想必也能清楚读出字里行间的意思,意味此事其实完完全全地绕过了内阁的会议,而且,也没有知会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遑论国会设立的高官遴选特别委员会。不过,一切都是马哈迪医生一人说了算。

纵然事情后来肇成芥蒂,首相仍然不愿退让。《光华日报》报道,马哈迪医生声明,他无需解释,决定乃是最后定案。既然如此,他没有理由撤回,免得路人甲乙丙丁,指他再次“U转”云云。

言下之意,明白不过。话事的,拍板的,一如既往,总而言之,还是马哈迪医生。要是如是,大选之前,希望联盟上下里外口口声声所谓的体制改革,到底要怎么落实?话虽如此,希盟各党的高层领袖,似乎都不置可否。

- Advertisement -

镜头所示,恰如当年的国阵大合唱。这一点,身在朝廷n年,魏家祥必然体验极深:政府政策的课题嘛,应该通过内阁的部长设法解决,不是交给行政议员甚至州议员的二线领袖“承包”异议。

魏家祥所喻,形象生动,一听就懂:“好像你很会唱歌,你也要选择正确的舞台,才能够获得认同。你不可能躲在冲凉房里头高歌,而要人家知道你是歌手。”那么,不满阿花的任职,何以只是如此这般,意思意思?

蹊跷所在,思之自明,迨无异议;不管大家怎样解读,谁在当家,谁不当权,一目了然。由此可见,我们离开民主建制的最后一里路,恐怕仍然还很远很远。路边已开满花/花边也长满了瓜/瓜边依然蹲着阿牛/阿牛依然等着他的阿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