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与槟州卫生局主任再尔兰及兽医局主任莎米雅交换意见,在场者包括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及阿菲夫。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与槟州卫生局主任再尔兰及兽医局主任莎米雅交换意见,在场者包括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及阿菲夫。

(槟城21日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强调,他宁愿失去选票,也会继续执行捕杀野狗的行动。

他认为,作为一州的首长,他有责任保护人民的安全,而且他是在听众卫生局及兽医局医生及专家的建议后,才作出捕杀野狗的决定。

他也质问抗议槟州政府展开捕杀野狗行动的人士,为何他们又不在玻璃市及吉打展开抗议行动,因为槟州是在该两州之后,才爆发有疯狗症。

他并以数据反驳槟州民政党主席邓章耀,因为后者昨日表示,民政党在执政期间,从未滥杀动物。

槟州爱心社会事务委员会主席彭文宝出示数据,当时执政的国阵,于2003至2006年之间,曾支付2间合约公司捕杀逾6000只野狗。

- Advertisement -

林冠英是于周一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如此指出。

林冠英指出,疯狗症为一项公共卫生课题,但已被民政党政治化,这包括邓章耀透露,国阵在执政时不曾捕杀野狗,只有杀猪。

他强调,槟州并非第一个爆发疯狗症的州属,所以槟州政府在接受医生及专家的建议,是为了保护人类及甚至宠物,因为如果没有采取行动,它也会受到指责。

他希望各方面理性的看待问题,运用逻辑及不要情绪化的接受专家的建议,不要自作聪明,最好中听众专家的建议,因为专家比他们更了解情况。

槟并非唯一杀狗州属

“邓章耀所言完全不正确,槟州不是唯一采取捕杀野狗行动的州属,而是在玻璃市及吉打之后,第三个展开行动的州。

他不明白为何邓章耀如此不负责任,将上述问题政治化,如果如后者所言,国阵执政时只杀猪不杀狗,则后者也应该批评玻璃市及吉打州,以及也包括卫生部及农业部。

他也希望对方不要在此课题上捞取政治资本,要其他方面也采取同一行动时,不作出指责,却只指责槟州政府。

他透露,他也受通知,在最新一宗在浮罗山背发生的事件中,一名65岁公众被证实感染疯狗症的野狗咬伤,但至今为止,州内的宠物仍安全,未有任何宠物感染疯狗症。

“如果槟州没有行动,或许会有更多人被疯狗咬到或宠物感染疯狗症,邓章耀勿再玩弄此课题了。”

要槟政府更改指令  抗议者需先说服专家

至于抗议槟州政府展开的捕杀野狗行动者,林冠英认为,他们有抗议的权力,但如果这些人士要说服槟州政府更改有关指令,则必须首先说服卫生局及兽医局的专家,因为州政府是在有关专家建议下作出决定。

他也要求不同意州政府行动者,也在玻璃市及吉打展开抗议,因为这两个州属也有同样行动,不要像邓章耀,只指责槟州,没有指责玻璃市及及吉打。

他更希望争取维护动物权力的人士,也在槟州政府尊重他们的权力时,他们也可以尊重州政府坚定的立场,因为州政府不只在保护人类,同时也包括宠物在内。

彭文宝:2003至2006年   市局捕杀逾6千野狗

槟州爱心社会事务委员会主席彭文宝透露,于2003至2006年期间,威省市政局曾以合约方式让2家公司捕杀野狗,即于2003年,捕杀2137只野狗、2004至2005年捕杀的野狗为1936只,以及2005至2006年捕杀的野狗为1981只,即于2003至2006之间,捕杀的野狗合为共6054只。

他续透露,当时国阵政府支付捕杀每只野狗的费用为80令吉,有关捕杀逾6000只野狗的开支为48万4320令吉。

一周肇26宗狗咬人

槟州兽医局主任莎米雅透露,从本月14日至20日之间,槟州共有26宗狗咬人事件,但只有5只野狗被捕获,检验后,其中3只证实感染疯狗症,以及除了5只野狗外,另2只宠物狗也被隔离。

她解释,上述2只宠物被隔离,是因为狗只感染疯狗症,病发期为2个星期。

她继透露,从本月16日开始,槟州捕杀的野狗合共为283只,而在以往,市政局平均每月捕杀的野狗为400只。

疫苗10月才能运抵

莎米雅指出,槟州狗只的疫苗只剩下127支的剂量,原本于预料于本周运抵的500支剂量,已被他州兽医局及私人兽医诊疗所抢购至没有存货,中央政府的疫苗则必须至10月才能运抵。

人类感染疯狗症   潜伏期1至2个月

槟州卫生局主任再尔兰医生强调,在目前,疯狗症未在槟州引起公众的恐慌,是因为人类感染疯狗症的潜伏期为1个月至2个月之间,所以至今为止,槟州仍未安全,因为疯狗症是一种可致命的传染病。

她说,槟州至今共有3宗狗咬人事件,第一宗是发生于本月8日,第三宗则是于本月18日。

她指出,在目前,被狗咬到的人士正在接受治疗,注射可在人本产生抗体的疫苗,而直接为抗生素的注射疫苗,则预料将于本周三运抵槟城。

- Advertisement -

她透露,接受治疗的病患者,必须在2周内接受4次的注射疫苗,即在第1天、第3天、第6天及第14天注射疫苗。

未来一周是关键期

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强调,从今日至未来的一个星期,将是关键时期,即必须关注的是,霹雳州是否也会爆发疯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