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左起张健文、陈丹尼尔、达益瓦赫、陈永丰、帕特里克和森美兰旅游组织伊沙哈鲁丁,都手持由达益瓦赫交予罗兴强的邀请函,力驳后者。
左起张健文、陈丹尼尔、达益瓦赫、陈永丰、帕特里克和森美兰旅游组织伊沙哈鲁丁,都手持由达益瓦赫交予罗兴强的邀请函,力驳后者。

(槟城29日讯)槟城旅游组织反驳槟城旅游委员会主席罗兴强的“不受承认论”,声明组织是1980年社团法令下的合法注册组织,主席陈永丰更反击罗兴强:“我们不需要你的承认。”

槟城旅游组织(Penang Tourism Organization,简称PTO)周二召开记者会,陈永丰声明,PTO是合法的非政府组织,两年前更获“马来西亚旅游理事会”(Malaysia Tourism Council)委为属下分会。

罗兴强于8月17日召开记者会,呼吁槟城旅游业者,无需配合由PTO推动的评分工作,强调PTO不受官方承认,组织不可冠“槟城”之名,州政府也未获中央旅游部通知,委任PTO为槟州美食与住宿评分。

陈永丰指出,PTO于2015年便向社团注册局提出注册申请,并获当局批准通过,使用“槟城”作为组织名称。

“2016年5月28日我们顾问达益瓦赫,便带同邀请柬到光大拜会罗兴强,邀请他出席我们的成立开幕,但他没有回音。”

- Advertisement -

他强调,槟城旅游组织的成立目的,是为推动槟州旅游发展,无论台面上、台面下均无任何政治议程,乐意与州政府在各方面配合。

“可是罗兴强却跟媒体说,记忆中我们不曾拜会他。但我们顾问曾亲自拜会他、邀请他,甚至短暂交谈,但他看来都忘了,什么都记不起。”

他与达益瓦赫出示当天登门造访的邀请函复本,并指出有关邀请函上,有罗兴强办公室盖章签收,以证明组织言论无误。

达益瓦赫:州政府就无需置喙

针对罗兴强指该组织不可冠“槟城”之名,达益瓦赫强调本身曾就此咨询社团注册局,获得的回应是该局向来建议相关团体,以其所属州属或县属等命名。

“我们既已获社团注册局批准,州政府就无需置喙。”

有媒体询及,既然州政府已说“不承认”其组织、不可以州冠名后,该组织是否坚持沿用时,达益瓦赫和陈永丰异口同声说,该组织不会停用。

陈永丰强调,PTO作为合法非政府组织,根本无需州政府承认,组织也可有本身活动。

“我们为槟州美食和住宿评分,评味道、卫生和其他再颁予奖状,也不过为促进槟城旅游业啊。”

只是,达益瓦赫也说组织与州政府磋商的大门并未关上,还有讨论空间。组织将把周二记者会声明内容,致函州政府,以表达组织立场。

“有时,我都不明白为何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为何如此爱他(罗兴强)。我要告诉罗,我们比纳兹里更爱他!因为我们都是槟城人,所做一切只为槟城好!”

出席记者会者也包括雪兰莪旅游组织主席帕特里克、森美兰旅游组织主席、槟城民宿业者代表陈丹尼尔和江沙路流动小贩代表张健文等。

陈丹尼尔冀接受业者漂白申请

槟城民宿业者代表陈丹尼尔也趁记者会,要求州政府针对业者建筑图测“交错”部门一事从宽,接受业者漂白申请。

“槟岛市政厅去年启动漂白计划时,没有说清楚图测要交哪一部门。有人交到古迹部门,有人交到建筑部门。”他说,最后只有交到建筑部门者才被计算有上呈文件,其他一律作废。但一切源于指示不清,当局理应接受所有申请。另外,他也针对槟岛市政厅在漂白计划上是“榨干”业者,泊车位费用征收1万5000千令吉至3万令吉,但业者一年收入才3万至多5万令吉,根本是缴费都不够赚的多。

“市政厅现在是给业者分3次付款,但也限时一年内还完。我们不是不要付,是要求拉长摊还期。同时,现下临时执照要收费7200令吉是过高,其他咖啡店执照才300令吉至400令吉之间。”

因此,他要求当局调整至漂白前的1200令吉至2400令吉之间水平。

- Advertisement -

张健文:应先规划才实行

江沙路流动小贩代表张健文指出,流动小贩从原本江沙路被迁到吉灵万山旁后,因日晒又不方便,小贩摊从高峰期200摊,减至百余摊,州政府应先规划才实行,而非实行后才规划。

“很多年迈小贩,现在都因太热,又没人潮而不摆摊。州政府有必要检讨,即让小贩迁回江沙路,把那段路改成泊车格是不明智的。”